中華聖工史

一群相信基督復臨的信徒,在一八四四年經歷大失望後,散居各處者,只有幾十人。在聖靈啟示下,他們流淚懇切禱告,研究聖經,重新發現了安息日、聖所,人死後狀況等真理。當信徒人數漸多,教產法人等法律問題又不容忽視時,逐於一八六三年組織全球總會。到一八七三年,受耶穌大使命(太28:19,20)之激勵及當時基督教會全球佈道運動的影響,安德烈牧師成為第一位本會被派到海外傳道之佈道士。從此,全球佈道成為復臨運動之主題。

華南
一八八八年拉路先生以一個沒有受過神學訓練,六十五歲老人,自費到香港散發福音小冊。十四年之久,獨自一人工作,直到一九零二年,由全球總會派遣之佈道士安德純牧師夫婦,及安師母之妹譚愛德,方始到達。不久鄔爾布夫婦又參加了這以廣州為中心的佈道隊。他們開設伯特利女校,益智學校,(後合併為三育學校),訓練了一代傳道人和教會領袖。
從此教會開始進入新地區,劉儉醫生進入廣西南寧;恩帝孫進入客家;郭子穎,自他學生郭提摩太得聞安息日等要道,開始了廈門聖工,他在赴廣州一行,路經汕頭時,和洪子杰查經,使他接受了安息日真理。不久安理純到廈門,拿基里到汕頭,漢謹思和安理純在廈門開辦了美華中學,華南的工作就此展開。

華中
一九零三年,米勒耳醫生夫婦和施列民醫生夫婦,到達河南,同時畢勝道牧師也到河南傳道。翌年漢謹思夫婦加入,又次年,即一九零五年,魏德培夫婦也到達。至此,在中國有二十一位國外佈道士,六十四位教友、分屬西北兩所教會。
華中是本會在華最大的教區。佈道士也最多。有和祿門,魏德培,韓尚理,林明正,李寶貴,康盛德,孔宗道,魏烈文,卜倫敦牧師等。米勒耳醫生在河南除佈道外,還設醫療所,開辦了一所「道醫官話學校」,辛亥革命時因治安不靖,不得不遷往上海(後遷橋頭鎮)。起初各醫生,傳道士分在各地工作,後集中於郾城。
湖南聖工由賴以德夫婦開工,在長沙,辦學校,分發書報,與人查經,於是有人相信。但信徒很遭親友仇視和誣害。以後在湖南的傳道士往湖北去,一九一一年先由和祿門和米勒森去,後有簡墨士,韓尚理,李寶貴,林明正等人,在漢口開辦初中。
江西工作,自始由華人自理,柳眾廣擔任會長後,工作進步很快。

華東
上海是總會辦事處所在地,也是聯會所在,是中國經濟最發達的城市,教會在此有時兆報館,兩所醫院、中學、護校等。傳道工作由米純貞女士開始,以後吳德來傳道,福音傳到江浙其他市鎮,成立江浙區會,後因語言不同,浙南另設一區會,由韋更生為會長,浙北即杭州一帶,由施愛德為會長。安徽聖工始自穎上縣,當地有一自立會,韓崇真是創辦人之一,也是傳道士。劉振邦牧師從河南將書報小冊寄給他看,聖靈感動他追求真理,劉牧師及和祿門牧師親到穎上和他查經,韓弟兄就立志遵守安息日,教友也有不少隨他而來。以後李寶貴牧師來此傳道,畢勝道牧師也進入南京作工,以後便成立皖寧區會。
在橋頭鎮的中華三育研究社是總會所辦的職工教育機構,是全國唯一辦有初級大學科目的學校。由周家口遷上海後,再遷而至橋頭鎮。在梁思德,李博,劉彭年幾位校長領導下,成為聞名的工讀學校,為全國模範。

華北
華北聖工由康盛德,卜倫敦,李寶貴等幾位開工,先到山東,開設學校,康盛德繼續北上,在北京租房與人查經,後李寶貴在宣武門外及天安門前開佈道,有多人受浸。山西工作由孟鍾嶧及其他弟兄開始。

華西

華西工作比較困難,因山區多,交通不便,走路,坐船都很費時。會長出門探望教會,一去就一個月,旅店臭虫很多,食物不乾淨,廁所,浴室設備很差;非有極大獻身精神,無法忍受,但福音究竟被傳開,因為這是上帝的旨意,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,是無法抗拒的。入四川是和祿門和汪和仁一九一四年開始的,坐了三十九天的船才到重慶,後來傳道士不斷增加,進入成都及其他地方,一九一九年安德烈醫生到了打箭爐(康定)開了一所醫院,又印刷藏文福音小冊。
雲南是由重慶走路去的。一九二八年懷德樂和米樂爾走了廿多天才到昆明,他們開醫局,建教會,雖二位之夫人同時為匪徒所殺,但二人仍屹立不動,(米樂爾牧師且在一九六零年擔任港澳區會及華南海島聯會會長),貴州工作以畢節為中心,賀愛敦為會長,向少數民族傳道工作也不少。(李嗣貴牧師夫婦在抗戰時到雲南苗區傳道,至一九八零年代回去探望,仍找到若干教友。)在貴州施謀道弟兄出外傳道時遇害,是本會在華第一個殉道者。

西北
陝西工作由一位書報員開創,他在旅店聽見鄰房有人唱聖詩,原來是一位浸信會的劉丹之老牧師。得劉牧師指引,書報員便去三原縣福音村銷售書報,傳揚主道,以後,李寶貴,施列民,劉振邦三位牧師給村民查經,後劉丹之牧師加入本會,成為教會先導。以後福音由此傳至西北各處。

東北
東北聖工一九一四年由白德遜開始在瀋陽買地建屋,後在近郊又買一地建校,以後又建醫院。由一九三一至一九四五,東北在日本佔領下,稱滿州國,教會作工之自由受剝奪,但仍然不斷進步,實是上帝恩典。

中國職工
在聖工開始時,中國信徒甚少,故傳道工作多由外國佈道士主持,但不久便有中國傳道士加入工作。拉路有一位莫先生幫助他翻譯和印刷中文小冊。郭子穎校長在廈門和福州開新工,洪子杰在汕頭,羅更新在粵東客家地區,韓崇真,劉振邦在安徽穎上,劉丹之,吳擇善在陝西,都是開路先鋒,黃振道在湖北,李法孔在四川傳道成績甚佳,更有許多其他無名英雄,無法一一盡述,西人壟斷局面到太平洋戰爭時減少了很多,一九四九年後更減至三人,從一九五零年起完全由國人自己負責,外來經濟也斷絕了,並開始實踐三自(自養、自傳、自治)原則,不過自治只有在堂會層面實行,區會或以上層次則不准有本會組織,但是,實行三自後福音進展神速,上世紀九十年代每年以8%至12%進度增長,希望此勢頭能繼續保持,地區協調如可實現,則福音傳遍中華大地,主復臨歡然在望。

總會組織
本會素重組織,在世紀初開工時期,人數不多,故直屬全球總會,後來亞洲分會成立,故中華地區工作成亞洲分會之一部(一九零九至一九一八)到遠東分會成立(澳洲及南亞分出),屬遠東分會(一九一九至一九三零)。一九三零年才成立中華總會(日、韓,東南亞分出,由米勒耳醫生(亦牧師)任會長,直到一九五二年結束。冬眠二十五年後於一九七七年在香港組織了「中華聖工」,數度改名為東亞委員會,東亞協會等,協調廣播及支助中國聖工需要,直到二零零零年,才與華南海島聯會合併,並改稱為華安聯合會。一九零二至一九一八年,即屬全總及亞屬總會時,是開工時期;一九一九至一九五二年,即屬遠東及中華總會時是壯大時期,冬眠後,一九七七至今是個再生長期。

回顧
回顧過去一世紀中,前五十年多數在戰亂中度過,其中旅行危險,逃難之苦,物質缺乏,慘不堪言,但福音仍然前進。外國傳道士作出不少犧牲,進入窮鄉僻壤,居無水電,廁所,冰箱,風扇,更不用說洗衣機,收音機;身穿旗人服裝,戴上辮子,食物粗糙,忍受嚴寒酷暑,而中國同工,薪金微薄,無法養家活口,除非有賢妻良母,節儉持家,否則無法過最基本生活;通貨膨脹高企時,更加困難,但不管怎樣,上帝的恩典足夠使祂忠心的工人,穩穩站在他們自己的崗位上,為主工作。
後五十年,共產黨主政,提倡無神論、進化論,教會在不斷的政治運動中,尤其在長達十年的文化大革命中,受盡艱辛。在這種寒風霜雪中,教會只有冬眠,又如逃到曠野。一九七六年後,國家實行改革開放政策,6也賦于人民有相應的宗教信仰自由,春風一吹,福音種子又再發芽生長,在短短二十幾年中,信徒人數由幾百幾千增至三十五萬,遠遠超過一九五零年時的二萬一千多人,這不是人的成就,而是聖靈工作的結果。瞻望將來,福音莊稼必速速成熟,快快收割,主也必再來,接信者同回天鄉。